申纪兰逝世真相是什么?申纪兰逝世事件始末

日期:2020-06-28 16:01: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711
申纪兰:“勿忘人民、勿忘劳动”新华社太原9月18日电题:申纪兰:“勿忘人民、勿忘劳动”新华社记者许雄青青太行,劲松屹立。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自古就是要与河道抢耕地、与老天抢粮食的地方。沧海桑田。曾经撂

申纪兰:“勿忘人民、勿忘劳动”

新华社太原9月18日电题:申纪兰:“勿忘人民、勿忘劳动”

新华社记者许雄

青青太行,劲松屹立。

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自古就是要与河道抢耕地、与老天抢粮食的地方。沧海桑田。曾经撂荒的山坡上,如今或已披绿,或梯田成行。村民说,他们这里的人,比起信老天,更愿信劳动的力量。

这里有一位执拗的耄耋老者,年复一年,仍坚持着自己劳作。春天播种,下地秋收,冬天除雪,步履日渐蹒跚,但她干起活来仍充满力量。除了不时整理行装进京开会,几乎没什么能把她和普通农妇一眼区别开。

她是申纪兰,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共和国勋章”获得者。

争取男女同工同酬的急先锋

申纪兰1929年出生于山西省平顺县山南底村。抗战时期,她就担任过村里纺花织布小组的组长。一嫁到西沟村,她就积极参加劳动。1951年西沟村成立初级农业合作社时,她成了副社长。这对奉行“好男人走到县,好女子不出院”古训的山里人来说,已让人刮目相看。但在她心里,有一个坎始终过不去:为啥妇女的劳动报酬要少一半?

申纪兰介绍说,按照当时的分工计酬方式,如果男人干一天活计10个工分,那么妇女只能计5个。不平等的报酬又挫伤着妇女的劳动积极性,很多妇女只愿意干“家里活”,不愿出门参加社会劳动,而这又成为阻碍妇女地位提高的关键。

为了让妇女得到真正的解放,申纪兰走家串户,向妇女宣传“劳动才能获得解放”的道理,同时努力做男社员的思想工作,积极争取男女同工同酬。

开始,男社员很多不同意。申纪兰认为,只有干出成果,才能让妇女不再受歧视。

村里本来是男女共同协作劳动的。经申纪兰申请,社里专门给女社员划出一块地,和男社员进行劳动竞赛。男社员认为稳操胜券,该休息就休息;被发动起来的妇女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始终在田间争分夺秒。最后,女社员赢得了竞赛。

这场劳动竞赛在西沟村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许多男社员都开始支持男女同工同酬。

不久,全国妇联、山西省妇联的同志也来到西沟村。一是考察,二是帮着申纪兰出谋划策。在妇联的支持下,申纪兰带领西沟村妇女提高劳动技能,还设立了农忙托儿所,使妇女能专注劳动。

到1952年,西沟村已经实现了“男女干一样的活,应记一样的工分”。

1954年9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申纪兰提出的“男女同工同酬”倡议被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

一切为了人民

她主张:成林和有林山坡地仍归集体管理;耕地仍然包产到户、自主经营,但实行三年一小调、五年一大调,添人增地、减人减地,确保土地不撂荒。最终,改革宜统则统、宜分则分,统分适度,实现优势互补。

1985年,结合申纪兰外出考察的经验,利用当地的硅矿资源优势,西沟村建立起第一个村办企业铁合金厂,当年实现利润150万元。此后,西沟村又建立起磁钢厂、石料厂、饮料厂,村办企业成了西沟村的经济支柱。

但为了响应党中央保护环境的号召,不把污染留给子孙后代,2012年,申纪兰和西沟村民决定,拆除了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要求的铁合金厂,重新寻找发展定位。几年间,西沟村的红色旅游基础设施一一兴建,新产业基地拔地而起,引进的知名服饰公司开工生产。

作为唯一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通过建议和议案将老区脱贫振兴带入了快车道。中西部开发、引黄入晋工程、太旧高速公路、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等促进了经济发展;平顺县提水工程、平顺县二级公路建设、平顺县集中供热、集中供气工程等改善了当地群众的生活。

“当人大代表,就要代表人民,代表人民说话,代表人民办事。”申纪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本色不改 初心不渝

她的“学历”是扫盲班毕业,她一辈子坚持自己只是个农民。1973年至1983年担任山西省妇联主任期间,她坚决不领厅级领导干部的工资,不转干部身份。女儿去省城太原看她,辛苦坐了一路卡车,她也只在单位院外匆匆见了一面,就让孩子回去了。

她曾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改革先锋”等称号。但她只把荣誉看作一种鞭策。她“勿忘人民、勿忘劳动”的话语,成了自己对人生的一种诠释。

每有团体到西沟村参观学习,她总会在西沟村的会堂给大家介绍,半个多世纪里,在党的带领下,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申纪兰说:“我的话,就是一个农民对党的恩情由衷的感激。”

永远跟党走是申纪兰不变的初心。“共产党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立党为公,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申纪兰说,“按照党的要求干,就没有什么干不成的事情。”

(完)

申纪兰逝世真相是什么?申纪兰逝世事件始末(图1)

新华社照片,北京,2019年9月18日

申纪兰:“勿忘人民、勿忘劳动”

申纪兰带领群众脱贫致富,1986年9月与县供销社联合办起一座罐头厂,投产后的第一个月就生产红果、梨罐头5万多瓶。这是申纪兰(左)和工人一起检查罐头质量(资料照片)。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原江苏理工大学校长蔡兰逝世,享年81岁

澎湃新闻记者从江苏大学方面获悉,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原江苏理工大学校长、博士生导师蔡兰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3月18日8点45分在江苏大学附属医院逝世,享年81岁。

江苏大学方面介绍:蔡兰同志的遗体将于2020年3月20日火化。当前正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非常时期,按照相关规定,不举行告别仪式。

公开简历显示,蔡兰,1939年生于江苏南通海安县,生前系江苏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学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先进制造技术学科方向带头人、数字化制造技术研究所学术带头人等。1964年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农业机械系,同年留校并随系迁至镇江农业机械学院(现江苏大学)任教。

蔡兰历任江苏工学院机械制造工程系副主任、主任,江苏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江苏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校长,江苏理工大学校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荣获全国优秀教师、江苏省高校先进科技工等称号。曾任中国成组技术研究会顾问,全国高校制造自动化研究会副理事长、华东分会理事长等职。

2001年8月,经教育部批准,由原江苏理工大学、镇江医学院、镇江师范专科学校合并组建重点综合性大学江苏大学。蔡兰教授也进入江苏大学继续任教。

刘胡兰烈士胞妹刘爱兰逝世,曾多次饰演刘胡兰

澎湃新闻记者5月9日从刘爱兰之女司承志女士处获悉,刘胡兰烈士胞妹刘爱兰同志于2020年5月3日在山西太原逝世,享年85岁。疫情期间,后事一切从简。

公开资料显示,刘爱兰是刘胡兰烈士的妹妹,出生于1935年,和姐姐刘胡兰一起度过了同年时光。1947年1月12日,由于叛徒的出卖,刘胡兰在文水县云周西村被反动军阀残忍杀害,年仅15岁。当时,比刘胡兰小三岁的刘爱兰就在烈士牺牲的现场,亲眼目睹了姐姐牺牲的场景。

1948年,刘爱兰参军进入战斗剧社,由于和姐姐刘胡兰长得一样清秀,外貌神情非常相似,组织安排她饰演刘胡兰的角色。刘爱兰每次登场演出都会回忆起姐姐牺牲的场景,她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刘胡兰,用剧情重复表现那惨烈一幕。

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刘爱兰注定与牺牲的姐姐割舍不开,美术界设计刘胡兰烈士雕像、邮政部门设计印刷刘胡兰的邮票,都要从她的身上寻找刘胡兰的影子。后来,刘爱兰进入太原市农建局工作。几十年来,刘爱兰一直参加各类重大活动,宣讲刘胡兰英雄事迹。

据临汾此前报道,刘胡兰牺牲17天后,第一野战军战斗剧社剧本创魏风从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立即前往采访,并用三天三夜的时间赶出话剧《刘胡兰》,在吉县排演完成后,赴河津正式演出,随后,《刘胡兰》剧组又随军渡过黄河来到陕西,为战斗在一线的解放军演出。后来,话剧《刘胡兰》又被改编为歌剧。

1948年9月,贺龙司令员批准刘爱兰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西北战斗剧社,经祁县、霍州、洪洞来到临汾西北战斗剧社驻地。由于她外貌、举止、神情酷似姐姐,每次演出《刘胡兰》时,她都会先本色饰演刘胡兰的妹妹,后又扮演刘胡兰,并在每次演出前走到台前声泪俱下地请求大家为姐姐报仇。她的每一次出现,都能让现场群情激昂,有的战士跳上舞台对刘爱兰说,我们一定为你姐姐报仇。有的战士甚至要枪毙扮演大胡子匪兵的演员……当时,在临汾成立的晋南人民广播电台经常播放歌剧《刘胡兰》扩大影响,激励了更多青年投身战场。

一直不爱看戏的彭德怀副总司令,坐在木头桩上看歌剧《刘胡兰》时,一边看一边擦眼泪,并指示这个戏要在全军演出。

1948年11月,贺老总来到临汾,剧社给贺老总汇报演出了《刘胡兰》,他看后非常激动,说这出戏群众喜欢,自己也爱看,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1949年3月,贺老总再次来临汾巡视工作,他不仅表扬了剧社的宣传对动员青年参军、报考军政大学起到的巨大促进作用,同时还告诉大家,北平解放后,将筹备召开全国性群众团体代表会,文艺界也正在筹备召开文代会,中宣部要战斗剧社前往参演《刘胡兰》。

1947年3月,毛泽东主席在转战陕北途中听到刘胡兰英勇就义的事迹,挥毫题写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8个大字,遗憾的是,这幅题词后来在解放战争中丢失了。1957年,在刘胡兰牺牲10周年之际,毛泽东主席第二次为她题写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