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话说“小姐”

日期:2019-08-14 20:34: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96
话说小姐。◎ 吴联平。昨日上午一上班,就听同事大侃而特侃有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跳楼自杀了。看见同事侃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我不免有些黯然神伤,禁不住暗忖起来。同事所指的小姐”不是《现代汉语词典》中所说的对

随笔‖话说“小姐”(图1)

话说小姐。

◎ 吴联平。

昨日上午一上班,就听同事大侃而特侃有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跳楼自杀了。看见同事侃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我不免有些黯然神伤,禁不住暗忖起来。

同事所指的小姐”不是《现代汉语词典》中所说的对年轻女子的尊称”而是对城市里一个特殊行业中一群特殊女性的代称。这种代称,不知是何年何月将小姐”的尊贵给黑黑抹煞了,代之的是低贱和下流,因为这个特殊行业就是那群特殊女性靠出卖自身肉体而营生的鸡”我没有去考证为什么人们会惯称这群特殊的女性群体为鸡”大概既能生蛋又能供人肉吃的缘故,女既能生孩子又能供男人肉体享受,只是这群特殊群体在行鸡事”时,从没有考虑过生蛋”只一味地考虑如何用自己丰润的肉体来让男人销魂,博得男人们的欢欣,用自己的青春豪赌明天和未来。而等到她们想生蛋”的时候,已是花容凋零,无人问津了。

这群鸡大都来自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农村。古人说,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而这群鸡在与世隔绝的山里,都是一泓清澈的泉水,当她们飞到山外,受城市浊水废气的影响,渐渐近墨者黑变成一股股恶臭之水了。她们在山里,呼吸的是纯净的空气,吃的是天然的绿色食品,当然能做到守身如玉冰清玉洁,当她们飞到山外进入城市,虽然不能立马成为城市人,只不过是在城市小憩一站,而她们在厚厚的脂粉涂抹下、在廉价的香水浇灌下、在高矮胖瘦真善美假恶丑男人花招百出小动作挑逗下、在闪闪发光极富诱惑力伟人头的驱动下,她们能不变浊?而有了这群变浊的女人能不让本来就不清的社会变得更浊?

有人说,这群特殊的鸡”是我们开放时代打开大门后飞进来的一群苍蝇,然而这群苍蝇都经历了无数次坚决严厉的打击而不死,顽强地在各个大小城市生存下来并蓬勃发展着。无须讳言,正是那些身居要职的达官贵人在的膨胀下,给了这些鸡”们生存的空间和乐土,她们只要到有关主管部门交点费用就能拿到一张所谓的上岗证”得到一块免死金牌,晚上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在歌舞厅卡拉OK包厢桑拿室按摩院里上班。在她们上班时,那些身居要职的达官贵人那些主管头头又可以到她们那里巫山云雨享受她们上乘的”服务,这就是这群鸡”特殊行业死灰复燃的缘故,以致造成一种恶性循环的景致。只是我想说,那些鸡”们虽是一群群乱飞乱蹿的苍蝇,如果没有男人们这一堆堆的臭牛粪,苍蝇能盯在何处能在何处栖身?有了男人们这一堆堆臭牛粪,苍蝇既可栖身又可得到享受还可以捞大把大把的钞票,何乐而不为?

过去有艺妓,她们卖艺不卖身,而现在有人对小姐们取笑说:客官,小女子只卖身不卖艺!的确,现在的小姐没什么艺卖可言,况且男人们也不在乎她们的艺好不好艺精不精,她们有可能连一首完整的歌都唱不好,但她们仍在男人们的哄笑声中鬼哭狼嚎下去;她们可能连慢四都不会走,但她们仍在男人们热乎地搂抱中上蹿下跳一个通宵,只有把男人们兜里的钱想方设法兜进自己兜里就算完事,顺便再对男人们诡异地道一声拜拜只是现在的小姐没什么艺卖,也不全怪她们,因为现在的男人们没有几个算得上高雅的男人,他们没有高雅细胞欣赏不了高雅的艺术,他们找小姐不是奔艺而去,而是喜色而行乐。他们在乎的是小姐的技艺如何,能不能让他们一夜销魂,能不能享受到和糟糠之妻事之外的乐趣。小姐在男人们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件能言能动的玩物。既然是玩物,就可以由主人任意摆布,任意玩弄,因此男人们花了钱后可以在她们身上效仿外国人的三十六种姿势七十二种玩法。小姐们便成了男人们的一块块试验田,也成了男人们肆意泄欲的一台台机器。小姐们能自甘堕落自甘忍受男人们千人骑万人踏对她们的凌辱,她们看中的不是男人们的帅气伟岸与挺拔,也不在乎男人在她们身上行乐时间的长短。即便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衰哥,只要你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在她们面前挥扬,也会博得红颜笑弯腰杆,也会博得红颜乐不思蜀。如果你是一个空军没有闪光的票子打发她们,即便你是一个猛男帅男,她们也会恶骂一句:臭男人!又打空炮了!不过,现在的小姐也学聪明了,她们为了防止男人们打空炮,就强力执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潜规则,只有男人先交钱了,她们才会乐颠颠地为男人宽衣解带,为男人开通她下身的八万八万是麻将牌名,们用它作为小姐们叉开双腿后的戏称,不过此比喻也算形象也算栩栩如生。

小姐”是一朵朵长在路边的野玫瑰,既优雅又有些扎手;小姐”又像一堆堆幽灵,还似一群群家鼠,她们只在夜间开放深夜出没,她们也许还有一点羞耻感,认为她们这种特殊职业见不得半点阳光,只得在夜间神游。她们的活动对象只局限于男人,而这些男人背后的女人就对她们恨之如骨,恨不得剥她们的皮吃她们的肉。多少男人因为她们彻夜不归;多少家庭因她们濒临破裂;多少女人因她们吃药跳水上吊。但她们不是简单的只会兴风作浪的狐狸精,她们也会嫁出去,成为别人名正言顺的婆娘。于是,在大街上常可以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人亲昵地挽着一个年龄上可以做她父亲甚至做她爷爷的男人,那个男人有位子有票子有车子有房子还有难以言状的隐疾。年轻漂亮女人和人老色衰的男人之间不存在丝毫所谓的感情,完全是一种裸的金钱和婚姻交易。人老色衰的男并不在乎年轻漂亮女人对他是否有真情实感,是否能和他厮守而终,他在乎的是他又一次显示了他老牛吃嫩草”的本领。男人赚钱是供女人花的,这话一点不假。男人兜里的钱多了,就会如坐针毡,就会饱暖思,朝三暮四地寻花问柳,就像钱在他们兜里自动向外跳一样,不大把大把地把钱用在女人身上他们就会寝食难安徨徨而不可终日。其实,大街上也不乏有俊男配美女的佳对,那哥们很可能是公子哥或是二世祖。口袋空瘪的男人无能你容貌多么出众都难以得到小姐”的垂爱,落难公子喜得佳偶只是文艺作品或是古装电视剧中年代久远的故事。

有人说,小姐很有钱。世上有那么多有钱的男人供奉她们滋养她们她们能没钱?如果没有钱,她们从山里大老远飞到城里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又何必呢?有人说那也未必,她们既然是商品,那么顾客就有买与不买任意挑选的自由,好的小姐当然供不应求,成为争相抢购的头牌成为首花差的小姐却有滯销的危险,成为无人问津的成为存货但所有的人都说她们只爱钱,只是她们常常也在邮电局往自己穷乡僻壤的家乡寄钱寄物,小姐的生涯又怎么能用一个简单的钱字了得?谁能说小姐的特殊职业是自愿的呢?她们之中的少数许真有辛酸真有苦衷,她们会告诉你当小姐和到舞厅跳舞没什么两样,人只要能把握自己,其实干什么都不重要。抑或她们还会告诉你,她们有非常爱她们支持她们的男朋友,当然她们还会告诉你,她们兰夏荷秋菊冬梅的艺名是假的。可谁又有权力指责她们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来维护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呢?谁又能说她们不是自愿跳入火坑的呢?职业是自己选择的,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没人拿枪拿刀架在她们脖子上威胁她们。她们有多少老乡都在低矮的工作房流水线上吃苦耐劳、在写字楼里勤勤恳恳地敲打无聊的汉字,而她们最终都变成了老板的二奶沦为小姐步入小姐的后尘。有诱惑就必须要有所放弃,有所求就得有所付出,不懂得放弃不珍惜放弃的机会如何能做到不放弃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一旦你步入了小姐的后尘,不管你如何掩饰自己的外表,岂能掩盖你出窍的灵魂?又怎么能挽留住你的人格和尊严?

桑拿桑拿,洗完了就把你拿下;搓背搓背,随意搓几下就陪你睡;按摩按摩,衣服未脱就随处乱摸。这是对打着桑拿按摩的幌子做行当的真实写照;床钱明月光,别慌张。举头望,低头摸钱囊。这是对做行当小姐们的深刻刻画。乡村年轻漂亮女子为了人往高处走的美好愿望跻身于大小城市,想在城池占领一席之地,可最终做了城池的奴隶,成了抛头露面出卖肉体和灵魂的小姐小姐的生涯用悲伤和屈辱写就了整个一生,不禁让人叹息、 让人扼腕,不过在扼腕叹息之余,我不知道小姐这个称谓何时才能恢复到它的本来面目和它的尊贵上去!

随笔‖话说“小姐”(图2)

个人简介:吴联平,男,1970年12月出生,湖北巴东人,现供职于宣恩县委办公室,县作家协会会员。一生酷爱灵性跳跃的文字,一生喜读哲理彰显的诗书。读高中时,开始尝试写作古体诗、现代诗、散文、小说、随笔、笑话,2009年开始在《故事会》发表笑话豆腐块使自己的作品第一次变成纸上铅字,算是自己的作2013年在《恩施晚报》发表散文《人生两次泪》后陆续在《清江》《恩施日报》《贡水文澜》发表小说、散文、文学评论、随笔30余篇。

创作感言:从小就有一个追逐作家梦的情怀,从小就有一种摆弄方块字的执念。读文可以明理明智,写文可以修心修身。书看多了,人见多了,事经多了,集聚在心中的感悟就如喷涌的岩浆翻江倒海,急于寻找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便是用文字潜心去表达。于是,一篇篇文章在挑灯夜战中出炉,一句句惊艳之作在冥思苦想中诞生。每一次作品的智造都是一个劳力费神的过程,都会消耗无数个脑力细胞。初见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就如自己新生的婴儿在阵痛中分娩,既有智造的阵痛,也有孕育新生的惊喜。从此,花草树木、虫鸟走兽、人间冷暖都会变成我键盘上跳舞的文字,我的文字便也在花草树木、虫鸟走兽、人间冷暖中依身附体,赋予他们全新的生命和灵魂。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姐

《小姐》是由朴赞郁执导,金敏喜、金泰璃、河正宇、赵震雄主演的爱情悬疑电影,于2016年5月14日在法国上映。该片根据英国作家莎拉·沃特斯的小说《指匠情挑》改编,讲述了1930年日本殖民统治朝鲜时期,继承巨额财产的贵族小姐、觊觎其财产的骗子伯爵、受雇于伯爵接近小姐的女佣以及小姐的监护人之间围绕金钱和爱情发生的故事。该片入围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