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希望的田野上

日期:2019-08-14 21:08: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72
在希望的田野上。吴联平。引 子。四月的锣圈岩村早已是山花烂漫、林木吐翠,在春日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惹眼醒目。田野里,金黄色的油菜花竞相绽放,把锣圈岩村装扮得无比妖娆、无比惊艳,一群群蜜蜂飞来飞去,争

小说‖在希望的田野上(图1)

在希望的田野上。

吴联平。

引 子。

四月的锣圈岩村早已是山花烂漫、林木吐翠,在春日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惹眼醒目。田野里,金黄色的油菜花竞相绽放,把锣圈岩村装扮得无比妖娆、无比惊艳,一群群蜜蜂飞来飞去,争先恐后地采着花、酿着蜜,似乎要竭力把生活的甜蜜全部播撒在整个村子。

周末放假的孩子们欢呼雀跃,在山间灌木丛中来来穿梭,采着椿芽、挖着野菜,收获着春天胜利的果实。走进村子,老远就可以闻到椿芽和野韭菜散发的沁人心脾的芳香,恨不得抱着新鲜的椿芽和韭菜,就直接大快朵颐起来。

锣圈岩村位于宣恩县椒园镇南部,美丽奇特的自然景观锣圈岩巨型天坑就坐落在这里,还有千奇百怪的锣圈岩石林,曾让无数游客目瞪口呆而又流连忘返。全村9个村民小组,225户,830人。全村的父老乡亲勤劳而质朴,祖祖辈辈享受着这方水土带来的馈赠和恩泽。

自从国家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春风吹进这个小村,全村77户贫困户就不同程度沐浴着党和政府惠农惠民政策的恩泽,在尖刀班队员和帮扶的帮扶下,正阔步向2018年年底脱贫摘帽的目标大步迈进。

1。

老伴啊,早点起来做点吃的,好上坡做苞谷营养块呢!天刚露出鱼肚白,80岁高龄的老黄就翻身起了床,迫不及待地穿好衣裤催促老伴早点起床。

催!催!催!催个啥呢!你是不是要上北京去赶考嘛!老伴似乎显得有点不高兴,习惯性抻抻酸疼的胳膊,但苍老的脸上仍露出诡异而和善的微笑。

都一把老骨头了,还上北京赶考呢,不考死在半路才怪。你不晓得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的道理啊,要赶上好天气把苞谷营养块做好,否则我们那八斤苞谷种就要打水漂泡汤了啊!那几个猪娃就要跟着我们挨饿了。

前几天,你没听‘尖刀班’队员在小组会上说,今年无论如何要脱贫、要摘帽嘛,我们老两口不攒劲搞,怎么脱贫?怎么摘帽?老黄明知道老伴是故意在和他逗趣,但还是照例给老伴讲着不厌其烦的大道理。

老伴并没有在床上刻意绵床”而是麻利地穿好衣裤就去灶间烧火去了,她知道迟起来一会儿老黄又要开始唠叨催命”了。老黄清早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牛圈给那头壮实的大黄牛喂草,他生怕这头大黄牛饿着冻着,他把这头大黄牛当作是他们老两口土里刨食的命根子。

我是老黄,你也是老黄,我可把你当亲兄弟一样对待啊!我宁愿自己挨饿,也不能让你饿着啊!老黄边给黄牛喂着鲜嫩的青草,边抚摸着黄牛金黄色的额头,还不停地喃喃自语。黄牛似乎吃得特别甜特别香,也听懂了主人无休止的絮叨,时不时叫唤几声回应着主人,似乎表达不尽对主人深深的谢意。

老伴啊,豆皮煮好了呢,快来吃啊!还没等老黄叙情叙够,老伴香喷喷的豆皮早已出锅了。为了让老黄身体营养跟得上,老伴总是不忘在他的豆皮里加上一个大大的荷包蛋。尽管夫妻俩为了这个荷包蛋总是推来推去,但最终老黄还是拗不过老伴的犟劲,只好哽咽着把荷包蛋一口一口吃了下去。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一个个荷包蛋里包含着老伴对他的无限深情和爱意。

老黄名叫黄秋生,生于1939年秋天,是罗圈岩村土生土长的土家汉子,年轻时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村草个子高挑而威武,俊朗的外表也曾让全村的少女倾慕不已。老伴比他大两岁,老黄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去老伴父母家,妻子就是给他煮的一碗荷包蛋面条,那香喷喷的味道,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那时,一碗荷包蛋面条必须在招待最尊贵的客人到来时,主人才舍得拿出来。想必第一次见面,老黄就成了妻子心心相印的对象,成了妻子一见钟情的佳偶,成了妻子一生的不二选择。结婚五十多年来,妻子都是在一个个荷包蛋里倾注着对他的爱。想到此,老黄禁不住再一次哽咽,蛋黄差点从喉咙里呛了出来,但老黄还是竭力掩饰着自己的情感,把蛋黄慢慢咽了下去。

青山之下,村庄之廓,虽然宽阔的马路逶迤环绕,但崎岖蜿蜒的小道也如蛇形盘绕前行。太阳出来嘛闪银光呢,如今的生活嘛比蜜甜…吃罢早餐,太阳刚刚冒出山尖,远处的山岚仍还飘着浓浓的白雾,老黄和老伴就身背背篓,肩扛锄头,唱着歌谣,相互搀扶着向山间田野里走去。

远远望去,眼前的景象俨如画家笔下一幅精彩的乡村油画,令人美不胜收。

2。

秋收时节,锣圈岩村的玉米地到处金灿灿一片,挂在玉米秆上的玉米棒子,像一个个刚出生婴儿壮实的小脑袋,着实可爱,棒头粗壮,籽粒饱满。黄秋生家的玉米也是一样,用他自己的话说,算是一个不错的丰收年。

那天,老黄正和老伴在屋后采摘玉米棒子,突然听见自家养的那只小花狗急促地狂吠了数声。原来,老黄家来了一名特殊的客人。老黄见有陌生客人到来,忙背起一大背篓玉米棒子吃力地向家里走去。

大爷,您好啊!请问这是黄秋生的家吗?来人是一名年轻的小伙子,三十岁不到,显得有些腼腆而拘谨。

老黄迟疑地打量着小伙子,忙将背篓里的玉米棒子一骨碌倒在院坝的水泥地上。小同志,这是黄秋生的家,你找他有么事吗?我就是黄秋生,请问你是?老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自我介绍道。

大爷,您就是黄秋生啊,终于找到您家了。通过又一轮精准识别,村里审核通过了您的贫困户和低保户申请,又报送到镇里得到了批准。我是县委办公室骆伟,专门负责您家。小骆连珠炮似地说明来意。

老黄听罢,便热情地招呼小骆进屋。此时,小骆便仔细打量着老人家家里的一切。老黄家的房子显得有些陈旧,屋外院子里水泥地上晒满了剥好的玉米粒,在阳光下闪耀着金黄色的光泽。堂屋正中,杂乱地堆满了刚从地里采摘回来的玉米棒子,棒子上的壳叶都还没来得及剥去。

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和电器,横七竖八地躺着几把破旧的木椅,还有一台陈旧的小彩电。小伙子,快坐快坐!家里太乱,你别嫌弃。老黄有些不好意思地用衣袖掸去木椅上的灰尘。

待小骆坐下,老黄便也搬着一把木椅在小骆的对面坐下。我以后就是您家的帮扶,一对一帮扶,以后您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小骆开门见山地说。

我都不好意思啊,都这把年纪了还没有脱贫,是半夜玩龙灯越玩越转去了啊,老给政府添麻烦,辛苦你们啊!老黄显得有些害羞和局促,两手紧紧握在胸前,交叉的双手不自然地摩擦着,苍老的脸庞也不禁泛起了潮红。

您放心,有党和政府的好政策,就不会让您家一直这么穷下去!小骆忙安慰着老黄。

老黄早就听说县里来了一批一对一”帮扶工作队,他还以为是别人扯散白”的,今日一见小骆的来访,而且还来得这么快,便知事实确实如此。老黄便一时来了精神,打消了疑虑,一五一十地将家庭情况向小骆和盘托出。

小骆边听边记,当得知老黄双腿还患有严重的静脉曲张疾病,老伴患有严重的颈椎疾病和肩周炎时,小骆的心显得沉甸甸地,像一根芒刺刺扎着自己胸口。

值得小骆欣慰的是,老黄家还养了两头母猪、两头肥猪。小骆忙起身来到猪圈旁,看见两头肥猪正在啪啪啪地吃着猪食,两头母猪也刚怀上了猪仔,小骆沉重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临出门,小骆便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老黄,也留存了老黄的手机号,再三叮嘱老黄两老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要摔着,有什么事一定要电话自己。看着小骆离去的背影,老黄两眼不禁一阵潮湿。这城里娃多关心人啊,比自己儿子还心细。老黄又独自唠叨了几句。

3。

今日一见帮扶小骆,老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又不自然地想起了自己久未见面的儿子黄光军。光军啊,你在浙江混得咋样啊?老黄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又想儿子了吧?见老黄长时间还没有回到地里去,让老伴一时有些担心起来,便也背着一背篓玉米棒子回家来看看究竟。

想嘛?不想他!老黄倔强的话显得有些勉强,连自己都觉得没有一点底气,他怪自己没用,一个大老爷们儿还儿女情长的,他更怪自己没有给儿子创造良好的家庭环境,导致儿子四十岁了还单身一人。

不想他,干嘛还念叨儿子的名字呢?你就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想就想呗!老伴有些嗔怨。

黄光军已经四十岁了,如今却还没有成家,这事一直是老两口放不下的一块心病,而且一去浙江打工就是几年,也不知道儿子混得咋样。儿子啊,你也该找个媳妇回家啦!老两口异口同声地念叨起来。

老两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披星戴月地在村子里携手相伴劳作着,把日子过得虽然有些清苦,但又不失快乐,目的就是想早点把家庭环境改善好,让儿子早点带个媳妇回来,这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和念想。但他们最怕的是闲下来的时候,因为一旦闲下来,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念儿子。

特别是冬夜,老两口依偎在火炉旁,吃着烤洋芋、烤红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在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思念儿子、讨论儿子,便是老两口注定必修的课程,老伴有时甚至会想得泪眼婆娑、泣不成声。但老黄总是紧紧握着老伴的手,悉心安慰着老伴:不要担心儿子,儿子还是很孝顺很棒的,过年一定会给我们带个女朋友回来的。

老两口做梦都梦见儿子带着女朋友回家来了,梦中那欢乐的场面甚至让他们都笑醒了好几回。

骆伟时时牵挂着老黄老两口的身体安危和冷暖情况。腊月二十五日,年关将近。骆伟自己掏钱买了一袋米和一壶油,又一次风尘仆仆地赶往老黄家里。

黄大爷,我又来看你来了。骆伟前脚还没有踏进老黄家的院坝,便先大声喊了起来。那条第一次见骆伟狂吠数声的小花狗,这次只轻轻叫了两声,便摇头摆尾地凑在骆伟双脚跟前,早已亲热得不行。

哎呀!小骆是你啊!稀客稀客!老黄正在给黄牛准备干草,忙停下手中活计,大声吩咐老伴倒茶。

骆伟放下米和油,径直来到老黄家厨房,他想先看看大身体怎样。大娘,我来看你来啦!但见屋内飘满了浓烟,老黄老伴正在给几头猪剁猪草备猪食。

哎呀!又烦劳你来看我们,真是辛苦你了。大娘忙用手臂轻轻挥舞着,意欲拨开飘散的浓烟。骆伟一时没有适应过来,双眼顿时被浓烟呛出了眼泪。老黄急急忙忙走过来,一把拉住骆伟的手,使劲将他拽出厨房。

大爷大娘,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我给光军哥打电话,他说过年一定回来看你们。骆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迫不及待地向二老告诉着这个难得的好。

老黄两老知道骆伟所说的光军哥就是他儿子黄光军。一听说儿子过年要回来,老两口激动得像两个小孩子手舞足蹈,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儿子要回来看我们了,儿子要回来看我们了…。

见两老这么激动这么开心,骆伟心里也一阵阵高兴,因为他没少打电话劝告黄光军,空闲时要多给父母打打电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多寄点钱回来。

两老一阵开心过后,渐渐恢复常态。小骆啊,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难得的好,我也要给你告诉一个好。待老伴给骆伟捧出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后,老黄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直线。

大爷,你有什么好啊?骆伟想即刻知道答案,紧追不舍地问。

你去我猪圈看看,是不是那两头大肥猪不见啦!老黄提示道。

骆伟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老黄的猪圈旁,果真那两头肥猪不见啦!正在骆伟迟疑时,只见老黄走过来直截了当地说道:这两头肥猪已经处理了,一头出售卖了2160元,一头杀了300多斤猪肉。

今晚你必须留在这里,陪我喝一杯啊,权当请你吃刨汤!老黄不忘及时发出邀请。

这确实是个好啊,但您老别怪啊,我们上班时间不能陪您喝酒啊!骆伟婉言谢绝了,但他明显发现大爷脸上露出了失望至极的表情。

不管老黄再怎么挽留,骆伟还是执意离开了老黄的家。看着骆伟渐行渐远的背影,老黄对老伴说:这娃好就是好,就是死脑筋,我知道你有纪律规定不能喝酒,但半夜在我家喝酒怕啥嘛!这娃呀!

小说‖在希望的田野上(图2)

4。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习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讲的这句话,激发起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现代化国家的信心和决心,同时也激发了黄秋生脱贫摘帽的信心和决心。

深冬的夜晚,一轮皓月如银盘悬挂在半空,也照得老黄的整个院子如同白昼。老伴啊,我们虽然年纪大了,千万不能倚老卖老给政府添麻烦,成为政府的拖累和累赘。老黄和老伴围在火炉旁,一边手工剥离着玉米棒子,一边扯着闲白。

是啊,我们千万不能学村里有些懒汉专干等、靠、要的事,那是丢了我们锣圈岩村自家的脸,这不是本事,也不是光荣。老伴随即附和道。

过去都说,天干地挓侧,皇粮国税少不得。如今,党和国家什么都不要我们老百姓上交了,还给我们这钱那钱的,还有什么不好的?我们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现在与旧社会相比,明显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嘛!老黄再次发表自己的看法。

就是撒,作为贫困户也要讲良心撒,贫困又不是党和国家造成的,是我们自己没有本事,国家政策这么好,是我们自己没有能力。老伴又一次附和着老黄的观点。

老伴啊,你去柜子里把那个一卡通红色本本找出来,我们看看国家一年给了我们多少钱啊!老黄习惯性地使唤着老伴,凡是动身要拿什么东西,他都是竭尽发挥着大男子主义的风格。

老伴也不与他争辩,放下手中的玉米棒子,顺便伸了伸疼痛难忍的颈椎,顺从地站起身向里屋柜子边走去。磨叽了好半天,老伴才从柜子里的小木匣中找出那个一卡通小红本本。

老黄忙从老伴手中接过一卡通本,尽量将它靠近在灯下,尽管老黄80岁高龄了,但他的视力并不比年轻人差。老黄笨拙地一页一页翻动着一卡通,努力寻找政府通过一卡通给他打来的钱。

几个月低保资金加起来就有4680元。老黄首先算了这笔可观的收入账。

想起来了,我记得社保卡上还有养老金1920元。老黄脸上又一次堆满了笑容。

看把你美的,像喝了蜜糖。老伴取笑道。

那是喝了蜜糖啊,是党和政府给的蜜糖。还有惠农补贴986元,还有电补资金380元…老黄一口气全部算了出来,随即将一卡通本在嘴边亲了又亲,惹得老伴忍不住一阵大笑。

你是老不正经,你以为一卡通是乖姑娘娃变的啊,还那个亲法!这辈子都还没有那么攒劲亲过我呢!老伴假装有些不满。

一卡通就是你这个乖姑娘娃变的嘛,那好,我来亲你!老黄一转身,一把搂住老伴就使劲亲了起来。

老不死的,真是老不正经!哈哈哈…老伴的欢笑传遍了整个屋子。

转眼又到了冬雨绵绵的天气,一连五天的雨下得老黄心里都长了毛。特别是老黄门口那条一百多米长的连户路更是糟糕,从外面回来根本放不下脚。

老头子啊,你也去找找小骆或是‘尖刀班’的队员,看他们能不能想法给我们解决一下?老伴有意提醒老黄。

嗯!老黄随即掏出那个老人型手机,在上面仔细寻找骆伟的电话号码。

小骆那孩子也忙,还要忙单位的工作,我们还是不要给他找麻烦。老黄转念又想。

还是找找‘尖刀班’队长的电话吧!老黄赶忙去找驻村尖刀班队员发的《锣圈岩村脱贫攻坚尖刀班成员卡》

你既然都不想麻烦小骆,干嘛还去麻烦‘尖刀班’队长啊,他们不是和小骆一样都忙啊!老伴有意提醒道。

是的啊!不能再麻烦那些孩子们!他们已经够难够苦的了。老黄当机立断。

老黄沉默片刻,却直接拨通了同样78岁高龄的弟弟黄冬生的电话。冬生啊,哥和你商量个事撒?

么事,老哥你直接说。电话那头黄冬生也不拐弯抹角,对哥的吩咐从不推辞。

那我就说了啊,我们两家门口那条连户路不是难走嘛,我们就不要去找‘尖刀班’和帮扶的麻烦了,我们兄弟俩自己出钱平整一下得了,你说呢?老黄直奔主题。

这个…黄冬生有点迟疑。

什么这个那个的,就按照我说的办!我们都是村里的老人了,要给村里那些后生树个好榜样!听见没?老黄不容弟弟作过多解释,就直接了当作了决断。

那好吧,哥,我听你的。黄冬生也爽快地应承下来。

说是风,就是雨。兄弟两迅速对平整连户路进行了测算,需兄弟俩共同筹资一万多元。天一放晴,老黄就请来了挖掘机对连户路进行了平整,还铺满了细软的砂石。

还是自力更生好啊,走在上面真舒坦,再也不用在稀泥糊糊里艰难迈步了。完工那天,兄弟两在砂石路上连续走了好几个来回,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5。

早春二月,尽管锣圈岩村还时不时飘下几朵雪花,但寒冷的空气仍然抵挡不住春天加快的脚步,一些不知名的野树和野草都开始发芽吐新了。

老黄老伴大清早起来,就发现两头挺着大肚子的母猪有点不对劲,相继忙碌衔着干草垒着猪窝,老伴凭经验就知道两头母猪快要分娩了。她没敢大声将这个好告诉老黄,怕惊动母猪影响分娩,只是靠近老黄的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

老两口也相继忙碌开了,老黄去找了一捆干枯的玉米秸和野草铺在圈内,老伴赶忙去撮了两斤黄豆用温水泡着准备磨合渣,等着为母猪催奶。待到掌灯时分,两头母猪渐渐安静下来,躺在干草上一声接一声地喘着粗气。

老两口静静地等待着,一分钟、两分钟…二十分钟过去,第一个壮实的小猪仔终于冒出来了,老两口忍住心中的窃喜,轻轻相拥在一起。

一个一个猪仔顺利产下,一头母猪产下九个猪仔,另一头母猪产下十二个猪仔。你两姊妹太争气了哦!太争气了!老黄禁不住一阵夸奖。

经过老两口没日没夜的精心饲养,一个月后二十一个猪仔长得虎头虎脑的,像一个个刚满月的娃娃。仔猪出售那天,老两口真的有些舍不得这些猪仔,他们觉得这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买回去一定要对它们好哇,好好伺候它们。老两口总是不忘对每一个来买猪仔的人再三叮嘱。

等二十一个猪仔卖完,老两口迫不及待地聚集在一起数着一踏红彤彤的钞票:一百、两百、三百…最终,那九个猪仔卖了3100元,那十二个猪仔卖了3600元。第二天,老黄就到银行将钱存了起来,只有等到儿子娶媳妇他才舍得取出来。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尽管老黄老两口没有兴起大的支柱产业,但他们却力所能及地在用他们的力量在为脱贫摘帽奋斗着。

四月的天气真的是春光明媚,阳光朗照。老黄在家吗?我们来给您贴帮扶明白卡来啦。”尖刀班”队员再一次来到老黄家,老远就开始喊道。

在!在!在家!老黄连续答应了几声。

几个尖刀班队员三下五除二就将一张大大的红色明白卡,稳稳地贴在了老黄家的板壁上。老黄忙凑过来看个究竟,见上面既有党的扶贫政策到我家又有帮扶到我家该享受的惠农惠民政策一项一项写得清清楚楚,让人看了一目了然。

这个真的是明白卡,什么事都清清楚楚的,让我心里有底了,你们的工作做得真细。”老黄不忘夸奖尖刀班”队员几句。

你们放心,只要我们老两口还有一口气在,就要在田土里刨食,绝不给党和政府再添麻烦!老黄拍着胸脯说。

尾 声。

春耕时节,老黄买的八斤玉米种都已做成了营养块,在白色地膜的保温下,没几天时间就冒出了新芽,长出了两片嫩叶,绿油油的一片。

家里两头母猪又顺利怀上了猪仔,等一百多天过后,老黄家将又会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房屋楼板下几桶蜜蜂也忙得不亦乐乎,尽情地想把生活的甜蜜带给老黄全家。

清晨,一轮朝阳冉冉升起,金黄色的余晖穿透了整个山林。老黄老两口又各自背着一桶粪水在崎岖的山道上跋涉着,突然接到儿子黄光军打来的电话:爸,我今年过年一定给您们两老带个儿媳妇回来!

听到这话,老两口突然觉得脚下的路已不再蜿蜒崎岖,而是一条宽阔明亮的马路,直通往后山他家希望的田野里。

小说‖在希望的田野上(图3)

个人简介:巴山异人,男,1970年12月出生,湖北巴东人,县城小,县作家协会会员。一生酷爱灵性跳跃的文字,一生喜读哲理彰显的诗书。2009年开始在《故事会》发表笑话豆腐块”算是自己的作”2013年在《恩施晚报》发表散文《人生两次泪》后陆续在《清江》《恩施日报》《贡水文澜》发表小说、散文、文学评论、随笔30余篇。

创作感言:从小就有一个追逐作家梦的情怀,从小就有一种摆弄方块字的执念。读文可以明理明智,写文可以修心修身。书看多了,人见多了,事经多了,集聚在心中的感悟就如喷涌的岩浆翻江倒海,急于寻找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便是用文字潜心去表达。于是,一篇篇文章在挑灯夜战中出炉,一句句惊艳之作在冥思苦想中诞生。每一次作品的智造都是一个劳力费神的过程,都会消耗无数个脑力细胞。初见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就如自己新生的婴儿在阵痛中分娩,既有智造的阵痛,也有孕育新生的惊喜。从此,花草树木、虫鸟走兽、人间冷暖都会变成我键盘上跳舞的文字,我的文字便也在花草树木、虫鸟走兽、人间冷暖中依身附体,赋予他们全新的生命和灵魂。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伴

老伴:老年夫妻相互之间的称谓。

骆伟

骆伟,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房管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