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 落,关于颓而不废坠而不落的介绍

日期:2019-11-11 10:34: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38
空气里弥漫着桂花的香气,忽浓忽淡,沁人心脾。蔚蓝的天空中几缕白云轻柔地飘忽翻卷,不时变幻着神秘莫测的形状。太阳如同少女的目光,炽烈而羞涩,照得人们在醺暖里感觉些许的燥热。北华山林场岭上护林队新队部,坐

空气里弥漫着桂花的香气,忽浓忽淡,沁人心脾。蔚蓝的天空中几缕白云轻柔地飘忽翻卷,不时变幻着神秘莫测的形状。太阳如同少女的目光,炽烈而羞涩,照得人们在醺暖里感觉些许的燥热。

北华山林场岭上护林队新队部,坐落在一栋租借的远家大塘村的民房里。户主姓丁,全家搬至县城,家宅空置。恰逢护林队原营房老旧,存安全隐患,需推倒重建,于是单位临时租用,将队部搬迁至此。

大塘村民大多数都是湖南移民,民风淳朴,热情好客,极易相处。附近煤矿林立,青壮劳力大多煤矿务工,薪酬丰厚。各家各户亦工亦农,丰衣足食。衣食足而知荣辱,违法乱纪者极少。场群之间除了林权偶有纠纷,无折。

护林员上班是二十四小时工作制,除了正常休假,其他时间都要值守在管护区域,晚上在队部住夜,所以每一个护林员其实有两个家。护林队队部大都临靠村落,工作和生活都与附近群众密切关联,所以队群关系是贯穿工作生涯的一个重点。

由于住在当地,我和队员们跟地方上大多数村民相处得比较融洽。有的如兄弟,有的像朋友。遇到农忙季节,稻谷收割的时候,我们会主动去帮忙。谁家有红白喜事也会到场。当然,村民们对我们也非常客气,家里来人来客会请我们作陪,家里杀个猪宰只羊也会盛情相邀。鱼水之情,和谐非常。

杉树是北林山地中分布的一个主要树种,杉木是建房装修、家具制作的一个重要原材料。极少数身强力壮的村民,因家有刚需又不愿耗资去木材市场购买,于是就打起了我场山里杉树的主意。周围地方上也有个别游手好闲之人,好逸恶劳,于是鼓动别人偷盗,由其收购偷运出去出售赚取差价,以此作为一项营生。这些人理所当然成为我们防范和打击的对象。法不容情,罚惩应当,有些人因此悬崖勒马、改过自新,有些却顽固不化、侵扰不断,甚至心生怨恨,寻衅报复。所以,护林防盗、打击不法也成了护林员工作的重心之一。

我管护的各责任山场,树种分布以湿地松为主,重点工作是采脂,任务不重。唯独塘边山场零星分布了许多材质径级都十分优质的红心杉树,成了偷盗者觊觎的目标。而偷盗者行踪诡秘、作案时间不定,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皮底下,敌暗我明,所以彼此间斗智斗勇,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纷呈的无间道。

下午两点,阳光似乎更烈了一些。今天是星期天,也是上班族最易松弛的时候。可是我却一点都放松不下来。塘边山场山顶靠近远家村的杉树林,早一段时间发生被盗,两株胸径达18公分的杉树被盗走,由于案情毫无线索,案子至今未破。而我刚刚又休了两天假,总担心会有新的情况发生,心里一直七上八下。

像今天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天气,是盗木者活动频繁的时候。我决定不带队员,单独行动,悄悄潜入山中巡护一番,看看会不会有意外收获。

塘边山场离队部不远,就在村庄田垄斜对面。换上冬季迷彩,穿上胶鞋戴上手套,携一把随身砍刀,穿过左曲右弯的宽窄田埂,二十几分钟就到了塘边山脚。

塘边山里产煤,很早以前,采煤工人采取的是直上直下式掏煤。方法就是直接开挖一个仅够一个人上下的垂直采洞,洞口上方安放一个简易绞架,挖出的土方和煤炭装筐后通过绞索往上清倒搬运。洞底煤炭掏尽后,却不回填土方,任其张着大口吞噬着雨水、枯枝落叶和一切误入歧途的生灵。

时间一长,整个山里炭洞密布,有些一眼就可看见,有些被灌木杂草覆盖,成为一个个危险的可怕陷阱。在该块山场进行巡护,必须全神贯注、小心翼翼。

因为山场曾经采伐过风雪倒木,所以修通了几条运木道路,一直蜿蜒到山顶。只要不进入柴草树林区,在山路上行走是非常便捷安全的。于是我第一目标便是直奔上次的案发现场。

阳光依然灿烂,山间道路蜿蜒曲折,两旁树木郁郁葱葱,鸟儿鸣鸣啾啾。但是因为炭洞密布,所以山泉很少,蛇兽希见。

行走在绿海当中,大口呼吸着氧浓度极高的新鲜空气,整个人都与山林融为一体,自己仿佛是大山的精灵,在树木中飞舞盘旋。

案发现场静谧无人,两棵树身被盗走而留下的树稍的针叶微微干枯了一些,四散的树枝横七竖八,像是在无言地对我表明它们的无奈和委屈。

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我轻吁了一口气。没有发生新的被盗情况,也是一种安慰。

四处仔细查看了一遍,路口做的特殊记号原丝未动。必经之路也没有新鲜鞋印。今天的巡护可以画上一个的句号了。

回程是下山路,脚步轻盈,心情愉悦,情不自禁地哼起了熟悉的山歌。可是,刚转过两个山间弯道,心又被揪了起来。

低头望处,临近山冲的一个半山腰位置,似乎有新情况:山道旁的树林出现了一个缺口,周围灌木凌乱倒伏。可能发生了新的盗案。

加快脚步抄近道赶了过去。心里一紧:果然!这片林中一颗最大最直的兜径达30公分的杉树不见了踪影。这个地方林木比较稀疏,各种荆棘灌木生长茂密,无路可行,唯有被锯倒的大树树身压倒压折了其倒伏处的荆棘灌木,树干被盗走,刚好留下一条压痕小径,可以穿行。

因为是案发区域,盗贼在此锯木制材搬运,所以如果有炭洞早就会暴露显现。况且能走动的范围非常逼仄,应该不会有危险。

树木压平的小径有十几米长,两边的荆棘灌木被人用脚踩踏倒向两边,看现场作案者不会超过两人。小心地沿着小径往里走,赫然看见靠近树稍的一堆枯草上一个丢弃的烟盒,一个快抽完的烟头被拧黑在烟盒上面。

真是可恶!居然在这杂草丛生、枯枝遍地的山中吸烟,万一由此引发森林火灾,后果可比偷一颗树严重千万倍了!

这个烟盒和烟头或许是一个线索。我看了看周围无异样,就径直走了过去。

一只脚踏上那堆枯草,另一只脚刚一抬起,还未弯腰捡拾,身体就遽然进入失重状态,猛地往下坠落!手中砍刀早已脱手!全身血液仿佛一下涌上头脸,心里迅速泛起极度的绝望和恐惧!身体下意识地做出求生反应:两手往前撑直抓挠,后背猛地靠向洞壁,意图减缓下坠的速度,以降低落地时洞底对双脚的反冲伤害。

我命休矣!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是电光石火间。心想今日必死无疑的我突然感觉双脚接触到实物,便立刻曲膝下蹲,两手抱头。以应付洞底不可测的致命危险。

谢天谢地!没有陈年积水!没有尖厉石块!没有毒蛇恶虫!

我着地坠落在柔软的枯草上,高位落差产生的冲击波让五脏六腑震荡不已。全身血液仿佛又从头部遽然冲降到下肢,眩晕和难受几乎将我吞没!

强烈的求生欲望迫使自己迅速摆脱窒息状态,打起精神镇定下来,睁大双眼努力适应陡然变暗的环境,只见砍刀紧贴洞壁插得只剩刀柄,心中暗道侥幸,否则可能还有未知的伤害发生。洞中散发着一股股难闻的动植物腐朽的气息,洞壁稀疏地长着一层苔藓,上下遍布着尖锐的石块。抬头向上望去,洞口就像月亮那般大小,生命世界的光芒隐隐地洒落,如同上天的恩赐一般给蜷缩在洞底的人带来求生的希望!

心稍微安定了一点,手掌和背部的剧痛不断袭来,张开两只手掌近眼观看,防护手套几乎被撕碎,十个手指露出,双掌划痕纵横,鲜血淋漓,把手套都染红了!后背也明显地感觉到洞壁的冰冷和壁石的尖锐,估计伤情也比巴掌好不到哪儿去!

掏出手机,亮屏点开手机电筒,想给同事们打求救电话,内心却一片冰冷,机身上面无一格信号,屏幕显示无网络!不死心地拨打了几次,不在服务区的语音提示仿佛是地狱的召唤让人绝望!照一下周围跟脚下,扒开脚下的枯草,片刻间恍然大悟,顿时心冷如冰。厚厚的枯草下面是编排的新鲜的杉树枝条,横竖交叉,原来我踩上的是一个人为的精心布置的陷阱!偷盗者心怀险恶暗算于我。如我真有不测,其也万难逃过法律制裁!幸好老天有眼,护佑良善!也幸亏有盗贼布置的厚厚的脚垫,才让我安全着陆,脚掌和两腿没有受到大的损伤,否则筋断骨折,定是死路一条。

那两只该死的烟盒和烟头却不见踪影,仿佛瞬间蒸发,透着一丝诡异!或许是下坠时掉落到底层去了。洞底实在太逼仄,无法翻找,况且枯草和树枝下面会隐藏何种可怕的未知事物,也让我心怀惴惴,难以面对!

愤怒和懊恼的情绪一闪而过,求生的欲望让我冷静下来,认真思考脱身的方法。这个炭洞深度大概有二十来米,因为位于半山腰,并且煤炭储藏的位置不深,否则后果十分难料!洞壁上面交错分布着采煤人凿出的踏窝,尽管被流水长期冲蚀,几近磨平,但是用砍刀加深,足可攀爬。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如果天黑下来,逃出去的困难更加艰巨,或许还有其他未知的风险。不容多虑!强忍着身体的剧痛,拔出砍刀,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往上凿挖,一步一步往上挪动。累了,就停下来看一看头上的月亮般的洞口,重新积聚起生命的力量。多往上攀爬一步,就离生命的世界更近一步。一定要活着出去!坚持就是胜利!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全身的力气快要用尽的时候,双手终于攀到了洞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住神,把砍刀往外一扔,两脚用力一蹬,两手全力一撑,侧身滚出了洞外!天不绝我,终于逃出生天!

匍匐在地面,大口喘息。丝毫不感觉地面冰冷和杉棘刺肤。那种回归人世的感觉此生难忘!良久,翻身坐起,侧首看一看旁边的深洞,恍然如梦,如同隔世。生与死的距离原来这么短!这么近!忍痛脱下鲜血染红的手套,用力往洞中一扔,仿佛是在跟死神做一个告别。

天边的太阳如同一个通红的圆球,是那么的让人感觉温暖和亲切!晚风刮过树梢和草尖,簌簌作响,好像在欢呼我的胜利回归!本已心安神定的我,这时却陡然心里一阵难受,眼睛也突然湿润了。因为家里年迈的老娘、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同时涌上了我的心头!如果今日命丧于此,妻儿必悲痛欲绝;而慈母白发送黑发,人世的哀痛莫过于此!幸天保佑,脱此大难!这种奇异的险遇何尝不是命运之神的一道考题呢!

泪水终于没有流出眼眶,而被强行咽下了喉咙。平复了一下心情,拿出手机,拨打分场林政组长太坤的电话,汇报了山场被盗的旧况新情,并用自我调侃的语气轻描淡写地略讲了几句遇险的情形。坤组惊愕万分之余对我慰勉有加,让我倍感同仁关怀和组织温暖。

林中的鸟儿纷纷归巢。远处的村庄炊烟袅袅升起。鸡鸣狗吠的声音忽远忽近。晚风中桂花的香气仿佛更加浓郁了一些,用力呼吸了几口,精神陡然一振。我拿起砍刀,站起身来,披着夕阳的余辉、迎着漫天的晚霞,迈着坚定的步伐踏上了归队的路途。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砍刀

砍刀,又称长刀、背刀、挎刀。一般约一寸多宽,一尺多长,齐头,非常锋利。其锋利的程度能将直径一米的圆木剖成木板。中国古代也曾用作作战的兵器之一,又叫大刀,大砍刀,很多少数民族也使用砍刀,用来砍柴,狩猎等,后有傈僳族木板房的宽大木板,都是用砍刀劈成的。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