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

日期:2019-11-19 20:52:3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24
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小宛宛彼鸣鸠,翰飞戾天。我心忧伤,念昔先人。明发不寐,有怀二人。译文那个小小斑鸠鸟,展翅高飞在云天。忧伤充满我内心,怀念已故我祖先。直到天明没入睡,又把父母来思念。人之齐圣,饮酒温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

诗经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3)

小雅·节南山之什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4)

小宛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5)

宛彼鸣鸠,翰飞戾天。

我心忧伤,念昔先人。

明发不寐,有怀二人。

译文

那个小小斑鸠鸟,展翅高飞在云天。

忧伤充满我内心,怀念已故我祖先。

直到天明没入睡,又把父母来思念。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6)

人之齐圣,饮酒温克。

彼昏不知,壹醉日富。

各敬尔仪,天命不又。

译文

聪明智慧那种人,饮酒也能见沉稳。

可是那些糊涂蛋,每饮必醉日日甚。

请各自重慎举止,天恩不会再降临。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7)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

螟蛉有子,蜾蠃负之。

教诲尔子,式穀似之。

译文

田野长满大豆苗,众人一起去采摘。

螟蛉如若生幼子,蜾蠃会把它背来。

你们有儿我教育,继承祖先好风采。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8)

题彼脊令,载飞载鸣。

斯迈,而月斯征。

夙兴夜寐,毋忝尔所生。

译文

看那小小鶺鸰鸟,边翻飞呀边欢鸣。

我天天在外奔波,我月月在外远行。

起早贪黑不停歇,不辱父母的英名。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9)

交交桑扈,率场啄粟。

哀我填寡,宜岸宜狱。

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译文

交交啼叫青雀鸟,沿着谷场啄小米。

自怜贫病更无依,连遇诉讼真可气。

抓把米去占一卦,看我何时能吉利?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0)

温温恭人,如集于木。

惴惴小心,如临于谷。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译文

温和恭谨那些人,就像站在高树上。

担心害怕真警惕,就像身临深谷旁。

心惊胆战太不安,如踩薄冰恐沦丧。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1)

小弁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2)

弁彼鸴斯,归飞提提。

民莫不穀,我独于罹。

何辜于天?我罪伊何?

心之忧矣,云如之何?

译文

寒鸦拍打着翅膀多么快乐。

成群结队飞回来多么安娴。

天底下的人个个都交好运。

唯独我自己深深陷于忧患。

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苍天?

更不晓得为什么罪大无边?

我积郁在心里的深深忧伤。

不知到底该如何得以排遗?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3)

踧踧周道,鞫为茂草。

我心忧伤,惄焉如捣。

假寐永叹,维忧用老。

心之忧矣,疢如疾首。

译文

原本宽阔平坦的通衢大道,

现如今早已阻断遍布荒草。

我内心里禁住深深地忧伤,

七上八下犹如舂杵不停捣。

我在和衣而卧中长长叹息,

岁月如此深忧更易催人老。

我积郁在心里的深深忧伤,

那深痛犹如刺痛我的头脑。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4)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

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不属于毛?不罹于里?

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译文

看到父母亲种下的桑梓树,

尚且必须恭恭敬敬立树前。

哪个对父亲无不充满尊敬,

哪个对母亲无不深深依恋!

到如今却外不和皮毛相接,

里也不和心腹血肉紧相连。

老天爷你生我来到人世间,

我什么时候才能时来运转?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5)

菀彼柳斯,鸣蜩嘒嘒。

有漼者渊,萑苇淠淠。

譬彼舟流,不知所届。

心之忧矣,不遑假寐。

译文

池边垂柳如烟是那样浓绿。

枝头的蝉儿嘶嘶鸣唱不已。

河湾深几许自是不可见底。

芦苇丛生蒹葭苍苍多茂密。

我的心啊就像那小舟漂摇。

茫茫然不知终将漂向哪里。

我内心里禁不住地忧伤啊。

竟没有片刻闲暇懒卧和衣。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6)

鹿斯之奔,维足伎伎。

雉之朝雊,尚求其雌。

譬彼坏木,疾用无枝。

心之忧矣,宁莫之知?

译文

你看原野里的小鹿在奔跑,

四只小腿是那样舒缓灵巧。

漂亮的公野鸡清晨就鸣叫,

还不是为招引心仪的雌鸟。

我的心啊就像那病死的树,

因为身染沉疴落尽了枝条。

我内心里禁不住地忧伤啊,

难道就没有个知心人明了!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7)

相彼投兔,尚或先之。

行有死人,尚或墐之。

君子秉心,维其忍之。

心之忧矣,涕既陨之。

译文

你看那兔儿自投进罗网里。

还有好心人帮它解难脱灾。

通衢大道上突然有人倒毙。

还有好心人为他收尸。

我的君王啊你所持的态度。

竟是这样硬心肠使得出来。

我内心里禁不住地忧伤啊。

肝肠寸断珠泪双流落尘埃。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8)

君子信谗,如或酬之。

君子不惠,不舒究之。

伐木掎矣,析薪扡矣。

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译文

我的君王啊偏听偏信谗言,

就好像嗜饮美酒一样沉迷。

我的君王对我不理又不睬,

对谗言也不慢慢深究根底。

伐树尚需支拄树冠防砸伤,

劈柴尚需顺着纹理才容易。

我的君王偏偏放掉有罪人,

把罪囚的黑衣往我身上披。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19)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

君子无易由言,耳属于垣。

无逝我梁,无发我笱。

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译文

没有比那座山更高的大山。

也没有比那眼泉更深的泉。

我的君王啊不要轻信谗言。

要防隔墙有耳贴在墙壁边。

不要到我捕鱼的梁坝上去。

不要偷着打开我的鱼篓看。

我现如今连自身都顾不上。

哪还顾得上身后百事难缠!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0)

巧言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1)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

无罪无辜,乱如此幠。

昊天已威,予慎无罪。

昊天大幠,予慎无辜。

译文

高高远远那苍天,如同人之父与母。

没有罪也没有过,竟遇大祸难免除。

苍天已经大发威,但我确实没错处。

苍天不察太疏忽,但我确实是无辜。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2)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

乱之又生,君子信谗。

君子如怒,乱庶遄沮。

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译文

祸乱当初刚生时,谗言已经受宽容。

祸乱再次发生时,君子居然也听从。

君子闻谗如怒责,祸乱速止不严重。

君子如能任贤明,祸乱难成早已终。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3)

君子屡盟,乱是用长。

君子信盗,乱是用暴。

盗言孔甘,乱是用餤。

匪其止共,维王之邛。

译文

君子屡次立新盟,祸乱因此便增长。

君子相信那盗贼,祸乱因此势暴狂。

盗贼谗人话甜蜜,祸乱因此得滋养。

谗人哪能尽职守,只能为王酿灾殃。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4)

奕奕寝庙,君子作之。

秩秩大猷,圣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

跃跃毚兔,遇犬获之。

译文

巍然宫室与宗庙,君子将它来建起。

典章制度有条理,圣人将它来订立。

他人有心想谗毁,我能揣测能料及。

蹦跳窜行那狡兔,遇上猎狗被击毙。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5)

荏染柔木,君子树之。

往来行言,心焉数之。

蛇蛇硕言,出自口矣。

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译文

娇柔袅娜好树木,君子自己所栽培。

往来流传那谣言,心中辨别识真伪。

夸夸其谈说大话,口中吐出力不费。

巧言动听如鼓簧,厚颜无耻行为卑。

国学经典永流传丨诗经(四十六)(图26)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

无拳无勇,职为乱阶。

既微且尰,尔勇伊何?

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译文

究竟那是何等人?居住河岸水草边。

没有武力与勇气,只为祸乱造机缘。

腿上生疮脚浮肿,你的勇气哪里见?

诡计总有那么多,你的同伙剩几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国学

国学,是以先秦经典及诸子百家学说为根基,并涵盖各历史时期文化精髓的学术。中国历史上国学是指以国子监为首的国立学校,自西学东渐后相对西学而言泛指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学术。

诗经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先秦时期称《诗》,又称《诗三百》或《三百篇》,它收集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大约五百多年的三百零五篇诗歌。音乐上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其中“风”是地方民歌,有十五国风,共一百六十首;“雅”主要是朝廷乐歌,分大雅和小雅,共一百零五篇;“颂”主要是宗庙乐歌,有四十首。表现手法主要是赋、比、兴。“赋”就是铺陈(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比”就是比喻(以彼物比此物也),“兴”就是启发(先言它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诗经》思想和艺术价值最高的是民歌,“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伐檀》、《硕鼠》就是“风”的代表作。《诗经》对后代诗歌发展有深远的影响,成为我国古典文学现实主义传统的源头。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