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其实我看一般自命能欣赏悲剧的人,第380期

日期:2021-02-28 23:32: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81
一九三四到一九四六一条走了十二年的风雨天涯路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从海外游子到归国教授于季羡林而言恍如大梦一觉而满纸“荒唐”“辛酸”之言又更与何人说呢1939年5月17日夜里作梦很多,早晨六点起来。天晴

一九三四到一九四六

一条走了十二年的风雨天涯路

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

从海外游子到归国教授

于季羡林而言恍如大梦一觉

而满纸“荒唐”“辛酸”之言

又更与何人说呢

1939年5月17日

夜里作梦很多,早晨六点起来。天晴,屋里充满了阳光。

吃过早点,到梵文研究所去。念Mahāvastu《大事》。 我本预定在这学期内把第三本念完,现在看来,却有点靠不住。但无论怎样,我也要努力干去,非念完不行!

又写给寿枬一信。

十二点到Mensa(食堂)去吃饭。天又阴起来,有下雨的意思。

吃完回到梵文研究所,念Mahāvastu。四点又去听Dr. Eichhorn(艾科恩)的演讲。他同昨天一样慌,思想也没有,说话也太有点直爽。连Müller也说他太ungeschickt(笨拙) 但我因此愈觉得他是好人,是老实人,对他更有同情。

五点讲完,又在研究所里坐了会,就同Müller、田一同回家。

到家看到梅生的信,喜极。吃过晚饭,看《大公报》看《吠陀文典》十点睡。

5月18日

今天升天。学校放假。故事虽荒唐,只要放假就好。

平常醒了再也不想起。今天醒了,想再睡一点,却又睡不着,只好起来。

吃过早点,在家看了点书。就到梵文研究所去。路上非常冷清。

念Upaniṣad《奥义书》,念俄文。

十一点出来,到Schiller Wiese(席勒草坪)去,遇到龙,不久王也去了,坐了会。

十二点进城到黑狗熊去吃饭。吃完同龙到他家去。在门口遇到陆小姐,稍谈她就走。

我同龙谈到四点,一块去找田。坐了一会。一同到山上去散步。今天天气还不坏,最初还有点阴。当我们下山的时候,却出了很好的太阳。

回到家吃过晚饭,龙同一位青田小贩来。一会田也来了。一直谈到九点半他们走。我看了看报,也就睡了。

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其实我看一般自命能欣赏悲剧的人,第380期(图1)

5月19日

今天因为德国举行居民登记,学校放假。

又犯了同样的毛病:早晨醒得很早。躺着睡不着,只好起来。

吃过早点,到梵文研究所去。 天阴,冷得像秋天。

念Mahāvastu。念俄文。

十二点同Müller一同到Exeter去吃饭,吃完仍然回到梵文研究所。

念Mahāvastu。今天把预定想念的念完了,心里很高兴。

外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下起雨来,天愈阴愈黑。

五点出来,到理发所去理发,等了半天才理成。

理完回家,自己升好火炉,看报,德文报同《大公报》

吃过晚饭,看English Literature:Modern《英国文学·当代》,Mair梅尔作。十点睡。

5月20日

早晨六点起来,天阴。

吃过早点,在家念俄文。 刚起来不久,人就头昏,简直仿佛就要睡倒的样子。

九点到Prof. Waldschmidt(瓦尔德施密特教授)家去。接着翻译《力士移山经》

十二点半出来,到Mensa去吃饭。遇到田同龙。

吃完到龙家去。喝茶吃点心。

四点出来到Central(中心)去看,片子是Peter spielt mit dem Feuer。又是喜剧。演的还不坏。 我很承认,我自己不懂艺术。看戏我绝不再看Oper(歌剧) 看我也只看笑剧。人生已经够Ernst(严肃) 了,何必再到戏馆里去皱眉头,流眼泪呢?其实我看一般自命能欣赏悲剧的人,也只在骗人,自己未必真愿意看。

六点半散场回家。

吃过晚饭,念□□□(俄文)又看了点Jacobi的Prākṛit 文法,十点睡。

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其实我看一般自命能欣赏悲剧的人,第380期(图2)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研究所

在学术界,称其为科学试验的研究部门;在游戏中,被称为游戏穿越火线幽灵模式地图。yánjiūsuǒ,〖ResearchInstitute〗思考或研究问题的地方,研究所的其他定义:研究所一词,来源于近代的科学发展史,在学术界,称其为科学试验的研究部门。如地球研究所、物理研究所、天文研究所,等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